电竞

超级白条 第20章 敢不敢和我比?

2020-01-16 19:0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白条 第20章 敢不敢和我比?

钱绍柄很快嘴角一晒,嘲笑起来:“罗明亮,不错嘛,我之前还真的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能考个全国第二!”

罗明亮淡淡一笑:“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钱绍柄脸色微变,然后又鄙夷地冷哼:“可惜,武考不是将考,你理论再好,终究要拳脚上见真章。听说昨天学校敞开一切修炼资源对你免费开放,连丹药都打折?看来他们是对你信心不足啊!”

他轻蔑地道:“不过,我很怀疑,你只是劣等武资,区区一天的强训,能有多大效果?丹药再打折,一颗也要几千铜点,你们罗家又能买多少?”

罗明亮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冷冷地盯着他。

又来笑我没钱是吧?

对啊,我现在暂时是没钱,但很快我就会比你更有钱!

一旁的徐若若目光微转,突然也大声讥笑起来:“哟,钱大少爷,我听说,你昨天吐血晕倒了?怎么,昨天吐了那么多血,今天还抱病参加武考?啧啧,精神可嘉!”

“哎呀,这你就不明白了。”和他最有默契的刘一坚马上就接话:“钱大少爷昨天将考成绩一般般,只是全县第五,全郡第98,全国第512,所以钱家对他大失所望,暂时停了他的零用钱。他怕明年没有钱支付复考的费用,所以今年的免费考试,他一定要参加喽!”

徐若若故作恍然:“原来如此!看来钱大少爷的局面也并不妙啊!”

“哼!”钱绍柄最恨罗明亮,敢和自己抢美人,第二恨的,便是徐若若和刘一坚,此刻便迅速沉下脸来:“本少爷再不妙,也是中等武资,实力在!你们这位将主理论再强,也是纸上谈兵,实际的战斗力弱爆!”

“那可未必!”罗明亮昂然地扬头:“想打赢架,光凭蛮力是不成的,还要靠脑子!”

“哼,是么?”钱绍柄鄙视地撇嘴:“大话谁不敢说?关键是要看成绩!你那么有自信,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罗明亮眉头一皱:“赌什么?”

钱绍柄挑衅地盯着他:“就赌武考分!你们若输了,马上和素素分手,还要亲口跟她说,你罗明亮不如我钱绍柄!”

什么?

徐若若、刘一坚同时大怒:“钱骚饼你闭嘴!”

他俩再惶急地劝罗明亮:“明亮你千万别上当,别和他赌!”

其他在场的武考生们也纷纷一惊,再低声议论。

“一个是中等资质,一个只是劣等资质,而且以前就打不过,这怎么比?”

“这个钱骚饼,拿钱砸人不成,居然就直接上武力,太无耻!”

“我还以为钱骚饼直接来武修局,他和罗明亮就不会对上,没想到他们没在武校里对上,倒在这里吵上了!”

带队的丁关全和方大同均有些脸色难看,丁关全更是阴着脸开口了:“好了,钱绍柄同学,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校友,你何必这样针对罗明亮?”

“丁校长,我可没有针对他。我只是要和他比武考分,没说他不能合格!”钱绍柄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但很快就淡淡地解释。

丁关全顿时被他堵得一窒。

好像是这样子,钱绍柄只是要比哪一个考分高,并没有咒罗明亮不合格。

“钱大少爷,您不觉得你的条件很不公平?”就在丁关全有些尴尬和窝火时,罗明亮淡淡地笑了:“你光说了我输,可没说,如果我赢了,你该怎么做!想要我答应这个赌,行,你先把你输的赌注讲出来,我看看值不值!”

众围观武考生们顿时一怔。

呃,好像是这样。

但是,你只是劣等武资而已,能考合格就要烧高香了,你还敢奢望过钱绍柄?

他的督考水平是不如你,但他的武修实力远胜于你啊!

“哈……”钱绍柄眼中精光一闪,随后便傲然大笑起来:“我会输?”

罗明亮紧盯着他的双眼:“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更讲究团体配合和具体战术,而不是个人武力。所以,就算你目前的武修实力超过我,也不代表你就一定能在武考中稳赢我。说吧,如果你输了,你能给出什么?”

“好!”钱绍柄恼怒地道:“我若输了,我就出钱医治素素他妈!”

罗明亮立刻不屑地转身就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讥笑:“你当我是傻子?你赢了,我和素素分手,你难道不去追她,不讨好她,不给她妈治病?”

在场的武考生们再度纷纷附合:“对,这个条件一点也没有诚意。”

“哼,到了这个时候,姓钱的还在耍心情,可惜水平不够,被识破了。”

钱绍柄目光一冷,迅速站过去,拦在罗明亮的面前,恼火地盯着他:“那你说,你想要什么?”

罗明亮站住了,闲闲地打量他几秒,突然邪邪地一笑:“现在是夏天,天气很热。如果你输了,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脱光衣服在武修局门口站半天!”

想辱我?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辱我的能力!

话音一落,所有正尖着耳朵听的围观者们顿时一呆。

短暂的一秒寂静之后,大家顿时炸了。

我去,这个惩罚太有创意了!

要素来好面子的钱大少爷脱光了衣服,在这人来人往的武修局门口站半天?

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啊!

这不,钱绍柄已经气得脸都黑了:“放肆!罗明亮,你不要太过分了!”

罗明亮却自神在在:“我过份?哦,原来你没有信心赢我啊!”他脚步一错,就欲超过钱绍柄:“那就还是算了!”

“你……”愤怒得只想揍他的钱绍柄这才发现自己话中的语柄。

“哈哈哈……他是没有信心。”品味过来的徐若若和刘一坚同时在他们身后大乐叫嚷:“所以他不敢赌!”

一直站在考场大楼前迎接他们的钱秘书见此,重重地咳了一声。

脸色已由青转红的钱绍柄一怔,回过头来看看他,然后,想起出门的时候,父亲在耳边悄悄说的话,突然间就冷静下来。

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恼怒,轻蔑地看向已准备走上台阶的罗明亮:“好,就按你说的,赌了!”

哼哼,想在武考中超过我?

怕是你没有那个机会!

你甚至连合格的机会都没有!

敢辱本少爷,本少爷让你后悔一辈子!

唐山市眼科医院怎么样
东莞市石碣医院预约挂号
小儿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
兰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盐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