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破碎命盘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斩杀巨蟒

2019-10-12 21:5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斩杀巨蟒

打坐,养伤,搏蛇,受伤,受虐,打猎。龙渊过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实,当然也无比的疲累。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龙渊全身的骨骼都裂开过,以受伤的状态面对着各种挑战,苦不堪言。不过龙渊也不是吃不得苦的人,他没有抱怨退缩过。

虽然一直在山洞里与硕鼠们相处,时间也不短了,但龙渊也不急,毕竟大师帮他寻找宝典的线索比他自己大海捞针强太多了。

不知不觉中龙渊的肉身骨骼都在蜕变,只是龙渊并没有时间与精力发觉罢了。

山洞外,龙渊手持蓝光剑在与大鼠战斗,大鼠双手握着一条铁索。柔丝索是大鼠配合柔术所使用的武器,一旦被其缠缚,则很有可能被绞杀。

在实战中龙渊对柔劲百断的掌握熟悉了许多

,绳索的运用,大鼠也教授给了龙渊。龙渊学得也不慢,只是他使用绳索做武器时没有大鼠那般炉火纯青。

实战结束后大鼠又带着龙渊去找龙渊的陪练——血兰狂蟒。

两个月来龙渊被大鼠扔在封锁空间内上演人蛇大战,数次几有性命之虞。不过在与血兰狂蟒的战斗中龙渊也收获了很多,还有什么生物比蟒蛇的躯体还要柔韧呢。

巨蟒的攻击方式绞、缠、勒等都符合柔术的精要。

让龙渊与蛇互搏也是大鼠计划中的一环。

山野中,血兰狂蟒又见到龙渊时,嘶吼一声向其扑去。

“今晚吃蛇羹。”龙渊将柔丝索缠在腰上,也不示弱。

血兰狂蟒虽力大无穷,但无奈身躯比一般的蟒蛇强壮,沉重。一般十丈长短的蟒蛇三四千斤就到头了。

所以一直以来速度都是血兰狂蟒的弱点,也正是因此,龙渊才能生存下来。

龙渊抱住巨蟒扫来的尾巴,待其力量去尽后,一脚结实地踏在尾端前方的位置,双手蓄力像将洗涤后的衣物脱水一样,把大蛇的尾巴往一个方向拧动。

血兰狂蟒的蛇躯虽然极具柔韧性,但也不可能像拧麻花样扭动。这是龙渊吃过无数次亏才想出来的方法,之前他无法对巨蟒造成什么外伤,索性就想对它的骨骼关节造成伤害。但是无论龙渊怎么撇、掰、别,对巨蟒都没有多大的作用,蛇的生理构造就极度柔韧。

与血兰狂蟒搏战后,龙渊才有所觉悟:柔术威胁性很大,他可以以柔术对方别人,对手也能以擒拿来还施于他。这也是大鼠训练他身体柔韧度的必要性。如果他的躯体能像蛇一样柔软强韧而不缺力量的话,在与人肉身搏战时他的优势就会变得明显。

被龙渊扭动尾巴,血兰狂蟒两只拳头大的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它的皮肉坚如铁皮,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痛楚。

巨蟒的那截尾巴此时被龙渊拧的像千百跟钢针齐扎一样。

巨大的蛇头低冲而下,撞向龙渊的胸口,龙渊撒手跳起,落在蛇头之上,踏出两步,正好位于蛇类要害三寸的位置,他双手举起向后折腰,两手反扒住血兰狂蟒的上颚。

此时龙渊肚皮朝天,双脚双手平齐,像一座拱桥。而后龙渊全身发力,浑身韧带拉紧,肌肉收缩。

“起!”龙渊暴喝一声,直接将血兰狂蟒的上颚连同脖颈拽拉起来。

血兰狂蟒的头部被龙渊奋力拉得后仰过去,白色的肚皮朝向天空。

龙渊的躯体从后折腰变成了正常弯腰,可以想象血兰狂蟒的后颈部位内部的骨骼挤压成了什么样子。龙渊体重有限,将蛇的上颚拽过来之后,无法施加太多的力量,于是他的双脚成内八字状,向下一探,勾住巨蟒的肚皮,死命的夹紧。

这样一来无论血兰狂蟒怎么挣扎,都不好改变这种状态。

巨蟒头部完全使不上力道,它疼的浑身一阵痉挛,铁鞭一样的尾巴抽在龙渊身上,每一击都有上千斤的力量。

龙渊被蟒尾抽得剧痛难忍,但他死死地不松手,他需要持续消耗血兰狂蟒的力量,这样才有获胜的希望。

咔嚓。从血兰狂蟒的后颈内部传来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无论巨蟒尾巴怎么抽打龙渊,它始终挣脱不了,于是巨蟒在地上横冲直撞,一阵乱摔。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龙渊感到力竭,一个不慎被血兰狂蟒一尾抽飞。

虽然龙渊已经被抽得飞出老远,但是巨蟒的头部竟然一时僵硬在那里,短时间无法恢复正常。

龙渊见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抽出腰上的柔丝索,往血兰狂蟒的尾部一环一绞,将其尾部“系”住。随后龙渊双臂用起十二分的力量,拽住柔丝索的两头,奋力向两边扯拽。

龙渊用出吃奶的力气,那条柔丝索深深地嵌入血兰狂蟒体内一寸。

“吼……”血兰狂蟒近乎是在咆哮,但是它的头部僵硬还未缓解过来,只能挥扫尾巴。

龙渊手牵柔丝索,拽着巨蟒的尾巴在血兰狂蟒长躯两边来回跳跃,以巨蟒的尾巴为绳头在其身上打结。

砰!

砰!

龙渊抡起蛇尾就是一阵狂甩猛砸。

最后一次将血兰狂蟒甩出去,龙渊已经脱力,地面上鲜血洒成一片一片的。

那是蛇血。

在今日之前与血兰狂蟒相斗几乎都是龙渊处在劣势,赤手空拳的局限性太大了。龙渊需要且逃且斗才行,今天也是龙渊首次使用柔丝索来对付血兰狂蟒。

血兰狂蟒躺在一边,身体成了两段。它的半丈长的尾巴在被龙渊狂甩的过程中遭柔丝索勒断。当然,龙渊的手掌做了防护,否则也难逃断裂的命运。

不过,血兰狂蟒的头部虽然遭受了撞击,骨节进一步受创,但是它的脖颈与头颅却也因此已经恢复正常,能够正常活动。

巨蟒进入了狂暴状态,它的躯体断成了两截,痛楚让它只剩下杀戮的本能。

龙渊不得不避其锋芒,一来是他现在没剩下多少力气,二来是巨蟒已经能自由活动,他难以再故技重施,万一被血兰狂蟒缠住的话,会非常麻烦。

左躲右闪,龙渊躲避着狂化巨蟒的攻击,不过他还是被蛇身抽了几次,也被蛇头撞击过。

龙渊咽了一口鲜血,继续奔逃,忽然他眼睛一亮,眼前有着大片的石灰石。

脱了衣服,龙渊用上衣包了一大块石灰石,一面奔跑,一面将石灰石杂碎。

等血兰狂蟒的身体再度抽过来时,龙渊跳起躲过,而后坐在了巨蟒身上,他将衣服兜着的石灰尽数泼洒在巨蟒断尾的切面处。

石灰一旦和水分结合,产生的高温是何等的惊人,况且石灰本身也具有腐蚀性。

得手之后龙渊立刻就跳到一边,严阵以待。

看着血兰狂蟒在地上蜷缩痉挛打滚,龙渊都能感觉到那种痛处,不过龙渊也知道现在显然不是该发愣的时候。

再度包起一块石灰石杂碎,龙渊飞身而起,向血兰狂蟒头部一糊,成片的石灰粉登时把巨蟒的两眼蒙个严实。

得手后龙渊不作停留,他双脚蹬开血兰狂蟒的两颚,一手迅速探进巨蟒的血口,将其信子抓住绕在手臂上而后暴力一拽。

血兰狂蟒的信子被龙渊拉断,鲜血像喷泉一样狂涌。

在以前龙渊与血兰狂蟒对峙的时候,龙渊发现巨蟒即使眼睛看不到他也能通过蛇信来寻找龙渊的踪迹。

虽然龙渊动作已经非常迅速果断,但最后还是将尾端抽在了龙渊的胸口。

噗!

龙渊跌落在地上,喷出大口鲜血。

如今巨蟒变成了一个瞎子,龙渊退到远处,等待它将自己的力量耗尽。

地面上一阵土石迸溅,树木被血兰狂蟒摧断,一片狼藉。

半个时辰之后血兰狂蟒累得趴在地上,此刻龙渊动了,他跳到血兰狂蟒的头上,将柔丝索往其嘴里一勒,像一开始那样将巨蟒的头向后拽拉。

故技重施。

这一次血兰狂蟒没有力量再去挣扎,其脑后的骨节在龙渊的巨力折拽下,咔嚓咔嚓的断裂。

大鼠在远方看到龙渊的这场战斗,心里也是连连称赞。

这小子天赋不错。

不过大鼠对龙渊总是赤口毒舌,从来不进行褒扬。

龙渊将巨蟒的头颅向后折起,连同巨蟒的身体都被他用双手双脚缠住,全力使用柔劲挤压。

终于血兰狂蟒的脖子被完全折断,然后龙渊将柔丝索系在巨蟒的脖颈处,两手紧拉一端,双脚合并叩住另一端,再度死命的勒缢。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血兰狂蟒的头被柔丝索切断。

龙渊累得瘫睡在地上,许久才恢复些力量。

扛起血兰狂蟒中间躯体的一端,龙渊将其拖着,找到另一段尾巴后,他分出一手拉着尾巴,向大鼠所在的地方走去。

这些都是能吃的部分,不能浪费。

大鼠看着累得要死要活的龙渊,照例嘲讽道:“终于把这虫子宰了?”

龙渊不答话,他已经习惯了。

回到山洞后,龙渊将血兰狂蟒去除腐蚀过的部分,清洗之后料理了一番。

二鼠三鼠见到断了头尾的血兰狂蟒,眼球猛地一凸。要知道龙渊可是没有带蓝光剑去的,在没有利器的情况下,以气元境初臻的修为把一条一阶异兽血兰狂蟒给“斩”了?

“没事儿没事儿,他现在境界还低着呢。”三鼠小声嘟哝着。

“这小子修为还远不如我呢。”二鼠也低声咕唧道。

虽说两只硕鼠表面上这样,但是心里都在骂龙渊是个变态,估计再这样下去,气元境登峰的修为都不见得能压制他了。

龙渊处理好蛇肉之后,说道:“今天晚上不用去打猎了,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然后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二鼠三鼠一眼。

等他不那么累了,就得把一些蠢货填粪坑了。

宁德癫痫病
雅安性病医院费用
贵港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宁德癫痫病医院
雅安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