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曾经学过临床的男子穿着白大褂在医院行骗

2019-10-09 22:2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曾经学过临床的男子穿着白大褂在医院行骗

  身披白大褂,替病人跑前跑后帮着办手续你以为碰上了热心的医生,其实对方正盘算着怎么从你口袋里骗点钱花花。这个假医生曾在丽水行骗,一个多星期前,又在台州医院骗走了患者俞政委的4000元救命钱。

  台州警方通过现场走访、视频比对、案件串并,认为40岁的安徽籍男子郑某有重大作案嫌疑。昨天凌晨,在湖州的一家宾馆里,郑某被抓获。

  民警从郑某的行李袋中,找到了作案时穿的那件白大褂。白大褂的兜里塞着几只医用一次性口罩,胸口的口袋里插着三四支笔,口袋边缘上还别着一个团徽,看起来有模有样。

  随后,民警连夜将郑某从湖州带回临海接受审讯。

  他曾学过临床护理

  还有一件压箱底的白大褂

  今年四月份,郑某在家中收拾东西,准备到外面打打工。正收拾到一半,他发现了一件压箱底的白大褂。

  郑某是技校毕业,当时学的专业是临床护理。这件白大褂,是他在19岁毕业那年,去湖州一家医院实习时穿过的。

  看到这件白大褂,我想当医生的欲望顿时被点燃了,但又觉得这个梦想太遥远,眼下最重要的是快点搞到生活费。郑某生活拮据,他给算了笔账:他自己每个月省吃俭用也要花2000左右,加上父母在帮他带女儿,每个月要给他们1000元生活费,再算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一个月三四千跑不掉。

  可是,郑某没有固定工作,一边要花钱,一边又没有收入,怎么办呢?

  看着手上这件白大褂,他想起了在医院实习时碰上的一件事。

  当时有个同学,假冒是实习所在医院的医生,承诺病人可以联系住院床位,成功骗了几包烟抽。这个事情给我印象很深,当时觉得这个同学挺坏的,但是现在想想,倒也是个谋生之计。郑某说。

  第一次在金华得手后

  他又辗转丽水、台州行骗

  郑某筹划了一番,决心到金华的一家医院试试手,没想到很顺利就骗到了1000元钱。当时我真的觉得,用这个办法来钱还是挺容易的。他说。

  过了几天,见没什么风声,郑某又到丽水,用同样的手法骗到了1500元。

  5月17日,他到临海找朋友,得知当地有个台州医院,便决定去看下。坐公交车的时候,我听有个小姑娘跟我问路,提到什么东塍镇,我也不知道是那里,但我记下了这个地名,所以后来医生问我是那里来的,我就随口说自己是东塍那边过来的了。

  郑某到了台州医院,换上白大褂,然后在急诊室转来转去。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好像自己就是医生。郑某就是在那天晚上碰到了俞政委,一开始我确实是想帮忙,但后来发现他们对我挺信任的,我就想自己正好缺钱,不如用老方法捞一点。于是,郑某揣着俞政委托付给他的4000元钱,溜走了。

  告诉郑某,俞政委无儿无女、妻子早年去世、自己如今又瘫痪了,这4000元钱是他借遍亲戚才凑到的救命钱。他听完这些,当场忏悔:我真的不知道他这么惨,不然我也下不了手,我真的愿意把从他那骗的钱加倍还给他。

  学过临床护理的彵

  为何会沦落到假扮医生来骗钱

  昨天下午,钱江晚报在临海公安分局古城派出所见到了郑某。和视频上昂首阔步、神情自若的郑医生不同,眼前的他好像落了幕卸了妆后的演员,表情显得很黯淡。他消瘦的身子紧紧蜷缩着,眼睛大多时候都盯着地板,整个人就像霜打过的茄子。

  记:你今年多大了?

  郑:我1976年生的,周岁39了。

  记:你说你学过医,在那学的?

  郑:我老家在安徽,一个很偏的山村。我是家里最小的,上面有两个姐姐。我成绩不好,高中毕业后就没考上正规大学,家里人把我送到一所自费的职业技术学校进修。

  他们对我期望很高,再加上我也是真的喜欢当医生,就报了临床护理。

  记:读了几年?

  郑:读了3年,就毕业了。

  记:那为什么不去医院找份正经的工作?

  郑: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医生,但人家正规大学毕业的医学生都很难在医院找到工作,更何况是像我这种技校生?有人说可以回乡下当个赤脚医生,但那样的话,待遇太差了。

  那时候我想退一步,选择和医学有关的医药器械供应的工作,也成功应聘了一家公司。但是几个月做下来,我就吃不消了。我做供货员,经常要出差,要陪客户饭局喝酒,我不会抽烟也不会喝酒,加上体质也非常差,感觉没法做下去。

  记:后来呢?都干过什么?

  郑:后来我跟姐姐去湖州做服装生意,做了七八年,收入还不错,但是工作强度也非常大。早上8点就要开始守店,晚上回家都十一二点了,长期不能好好休息,我身体也吃不消。

  再后来,我就回老家了。花了2万多元钱,买了一辆二手的菲亚特,想跑出租。审批手续太麻烦了,我就开黑出租。但这毕竟是违规的,我在外面拉客都提心吊胆的,怕被抓。

  三年前,我被抓过一次。当时车被扣了,还罚了1万块。我怕了,就改成晚上开车,但这么一来黑白颠倒,对我的身体又是很大的考验,最后就又不做了。

  记:之后就一直没有工作?

  郑: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固定收入。

  记:骗人的事情,后悔过吗?

  郑:其实每骗完一名病人,我都非常不安,晚上会失眠。我觉得他们其实也很可怜,但是我自己也快饿死了,所以也顾不了太多。

  我女儿今年16岁,两年前我和老婆离婚,女儿判给我了,我父母在带。再过几天,她就要中考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不想影响她考试,她成绩挺好的,我很对不起她。

  我们这些天一直在为他提供多种治疗,希望能够早日为他动手术。骨科副主任医生章文杰告诉,俞政委的身体条件很差,根本达不到做手术的条件。家属提出先回家调养一段时间,所以已经出院了。

  章文杰介绍,这段时间俞政委在台州医院治疗的费用有数千元,全部由医院承担。

  台州医院院办副主任王敏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过这件事情,医院会加强自我防范意识,减少被钻空子的可能。

  在王敏峰的指引下,看到医院的几处显眼的位置都已经摆上了告示牌,大致内容是让病人及家属在医院时要记牢,医生和护士是绝不会跟他们要钱或者代交费用的,提醒他们不要上当。

  我们昨天上午还提醒各个科室的医生护士,让他们擦亮眼睛,避免被假医生假护士蒙混过关。针对医院全年不断到来的实习生、培训生和进修生,医院方面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比如这些人员必须穿着我们医院的服装,佩戴我们医院的徽章和胸牌,如有遗失必须第一时间申请补上,方便大家准确辨识。

旅游贴士
机床
智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