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147名协议工讨身份

2019-08-16 19:1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为了让请假理由更加充分,所有请假条后还同时附上了《劳动仲裁开庭通知书》、《劳动法》第51条规定、《刑法》第 07条规定等相关资料。

只因身份不同,百余名协议工长期遭受同工不同酬的用工歧视,不仅收入与全民工、集体工差距10倍,连在工会中的民主权利也无法行使。

背负着单位、家庭、社会三重压力的他们,该何去何从?

  4月9日,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各分公司领导都收到了来自本单位协议工递交的请假条 147名协议工们要参加翌日开庭的劳动争议仲裁案,地点在石家庄。

为了让请假理由更加充分,所有请假条后还同时附上了《劳动仲裁开庭通知书》、《劳动法》第51条规定、《刑法》第 07条规定等相关资料。

但尽管手续齐备,最终只有几人成行。

开庭当天,两名协议工代表获准出庭,另有三名协议工被允许参与旁听。

在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协议工是个多年被忽略的群体,做着与全民工、集体工同样甚至更为辛苦的工作,拿的却是最低的工资。两者收入差距多达10倍。

虽然为消除这种不平等待遇,147名协议工做了多番努力,但长期等待和反映无果后,他们毅然选择依法维权。

他们的诉求很明确,要求确认劳动关系、重新签订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依法获得同工同酬待遇。

然而,这条维权之路,对协议工来说,依然艰辛。

历史遗留问题

9岁的王忠是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兴力物业有限公司的副主任。虽然大小是个领导,但 副主任 这个职务却只在兴力物业公司层面得到承认 在总公司,他仅是一名维修辅助工。

这一尴尬,缘于他的身份 协议工。

与王忠身份相同的协议工在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共有487名,工作岗位包括司机、抄表员、值班员、保管员、收费员、维修工、机工、供销员、合同管理员、通讯员、保洁员、接待员、绿化员、采购员、内勤、电工、出纳员、核算员等等。出于种种顾虑,此次参与劳动仲裁的协议工中,最终名单上只有147名。

这些协议工们大多为邢台供电公司的员工子弟,十七八岁时就被安排在父母所在的电力系统工作,工作时间基本都在10年以上,像王忠已经工作了20年。

最初,王忠只是和当时的邢台电业局修造厂签订了一份简单的协议。

名义上是修配工,但基本什么活都干。 他回忆说,当时单位里的用工工种复杂,全民工、合同工、集体工、协议工、临时工、小时工一应俱全,而与全民工、集体工的收入差距自入厂伊始就一直存在。

不过,那时的协议工觉得还是有盼头 1996年之前,通过考试和内定,公司每年都会获得二三十个协议工转集体工的指标。

但这个政策在1996年戛然而止。这一年,邢台电力公司召开会议,协议工转为集体工的指标被取消。虽然之后仍有数名领导子女从协议工转为集体工,但这已与普通协议工无缘。

协议工也渐渐成为 历史遗留问题 。

协议工担任的多是临时安排的岗位,多数带有 辅助 字样。大部分协议工工资只有1260元,去除所缴纳保险,拿到手的仅是八九百元。

为此,他们曾集体找领导反映身份和薪酬差距问题,但得到的答复是,对协议工公司已经属于照顾职工子弟。再去反映时则直接被推称,协议工也可以出去找工作。

有协议工表示: 领导给我们灌输的思想是,你们能来到这个单位就已经比社会上那些下岗职工强多了,你们不能跟全民工比。

种种说辞让协议工感到无比凄凉。

为什么我们刚来的时候不这样说,我们把青春都贡献给了公司,现在人到中年,去外面找工作还有人会要我们吗? 协议工代表王刚说。

混岗不同酬

10年的时间里,国家电网从世界500强排名第46位,一跃而成为第7位,谁能想到,在这样的企业里,作为国家电网人,我们的工资依旧同工不同酬,而且10年来没有大的变化。 4岁的协议工蔺丽说。

虽然距劳动法实施至今已有18年,但法律明确规定的同工同酬在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及下属分公司却未能实现。

在公司里,同样的工作被划分为全民工、集体工、协议工、临时工等几种用工形式,称谓不一样,身份不一样,收入就不一样。相比全民工、集体工每月一万多元的工资,协议工的工资微不足道。

仅今年春节前,他们就拿到奖金45000元,这些奖金名目繁多,有业绩奖、交通补助、和谐奖、安全奖、通讯费等等,文件上注明只发全民工、集体工,我们这些协议工分文未得。工作时我们冲锋在一线,发钱时我们是编外人员,只有扣工资时和全民工一视同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协议工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协议工多是和河北邢台供电公司分公司、下属多经企业签订了名义上的劳动合同。但协议工们表示,他们签的都是空白的劳动合同,并不知道是和谁签订劳动合同,不签就算自动辞职。虽然一部分协议工之后拿到了合同,但这些合同上盖上了他们不知道的用人单位的名章。

协议工并不认可与这些不知名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表示自己的工作安排和养老保险都是由电力公司安排。

而一些相关的文件、工牌、证书等也证实,对协议工的管理、考核、培训、奖励、惩罚、用人调动、调转、薪酬调整都是由河北省电力公司和它的分支机构邢台供电公司来行使。协议工的养老保险对账单上的单位名称也清楚地写着河北省电力公司。因此,协议工坚持认为自己是与河北省电力公司和邢台供电公司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根据2011年7月1日实施的《社会保险法》第十条规定, 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 也就是说,只有用人单位才有权为申请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

这也是协议工们申请劳动仲裁的重要理由。

逆向派遣

虽然147名协议工都希望能参加仲裁开庭,但获批假条的只有寥寥几人。

此前,获悉协议工申请劳动仲裁后,河北邢台供电公司的领导们煞费苦心地做了一些工作:几乎每一名参与者的家庭背景都被调查过,用亲情劝说,公司领导还要求协议工无条件撤诉,让他们在自愿放弃仲裁保证书上签字,并签订《企业职工劳动关系确认表》。

但见到表格上单位名称一栏仍是空白,协议工们最终拒绝签字,坚持依法维权。

4月10日上午9点 0分,在河北省人事争议仲裁院,劳动仲裁案准时开庭。为显示公正,当天仲裁法庭特别邀请了河北省总工会、河北省企业家协会两名代表共同组成仲裁庭。

147名协议工的代理律师言之凿凿,认为协议工和河北省电力公司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直指电力公司混岗不同酬现象。

而河北电力公司反复强调,省电力公司和这些协议工并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申请人对该公司提出劳动仲裁是严重的主体错误。同时表示,这些协议工只是和下属的多经企业存在劳动关系。劳动合同是和下属的民营小公司签订,工资也由其发放。第三人河北邢台供电公司与这些小公司之间有委托合同,受委托的这些多经小公司根据委托合同向第三人派遣的用工,河北电力公司并非协议工的用人单位,该案属仲裁主体错误。

对此,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范林刚解释说,在《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下,一些岗位可以让派遣员工去担任,但法律明确禁止以下两条:首先是派遣企业不能是自己设立参股投资的公司;其次劳务派遣的员工肯定是其他单位招录的员工,不能将自己本来就已建立事实劳动关系但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职工,让他们去和另外一家公司签合同,然后再派遣回来,在原来的岗位上工作。

在法律上这明显是违法的,属于逆向派遣,其实就是假派遣。本身员工主体不是外面招录的人员而是自己企业,主体不对,派遣的资格也不对,如果用劳务派遣来规范的话,必须要合法。 范林刚表示。

他的观点是, 如果这些小公司是独立的,则是劳务派遣。但实际上这些小的公司并不独立,都是由被申请人河北省电力公司和第三人河北邢台供电公司控制的,在哪发工资,怎么发工资,怎么混岗,所有的人、财、物,产、供、销都由被申请人和第三人控制并一手决定。因此,对这些协议工来说,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应该归属于被申请人和第三人。

庭上双方各执一词。

最后,河北省电力公司表示不同意河北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前先行调解,并当场奉劝这些申请人 应该回到各自的单位,认真踏实地工作 。

而就在开庭之日,在邢台供电公司,部分申请劳动仲裁的协议工被组织起来集中培训。

微弱的呼声

对于同工不同酬以及劳动关系争议,协议工们曾一度期望通过工会的力量去解决,但遗憾的是,147名协议工至今未被任何工会接纳。无论是在河北省电力公司还是邢台供电公司工会以及所谓的用人主体 那些多经公司里的工会里都看不到这些协议工的身影。

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协议工参与决策的民主权利长期被剥夺,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实际上,协议工每年都会提出加入公司工会的想法并向邢台市供电公司工会组织递交《工会入会申请书》,但次次都被驳回。无奈之下,协议工决定成立只有协议工参加的基层分工会。201 年4月14日,100多名协议工联名将一份《关于基层分工会的申请》递交到河北邢台供电公司,但申请很快就被退回。

为什么我们想要加入工会就这么难? 维权的协议工相当无奈。

甚至包括公司改制,协议工们也没有获得发表意见的机会,只有50多名中层干部(都是全民工和集体工)进行表决。

在一直致力于劳动者同工同酬的律师罗春利看来,现阶段虽然全国一直在立法层面呼吁要给职工享受同工同酬待遇,让职工充分行使民主权利,有参加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工会的权利。但从这个案件中,这些协议工或者临时工丝毫没有这种权利,没有行使任何一次民主权利,用人单位也不让他们行使权利,造成他们无法去申诉,无法反映自己的呼声。对于薪酬的要求和调整在实际薪酬制度中也得不到任何体现。

法律规定只要干同样的工作就要享受相等或者相差不多的待遇,而不是这种相差巨大的待遇。协议工遭遇同工不同酬的用工待遇,这种情况不应该在法治社会发生。 范林刚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用人单位尤其是一些国有企业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还没有把自己的用工意识纳入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还是在沿袭以往的思想。

这种严重的同工不同酬现象在其他大国企中仍然普遍存在。 罗春利律师也认为,虽然在《劳动合同法》出台后,这种情况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依然没有根本改观。他认为,现在用签合同的主体来规避法律上要求的同工同酬的用工责任和义务很普遍,但这种规避行为是无效的。

仲裁尚无结果,但多名协议工表示,即使仲裁失败,他们也不会放弃,依法维权之路将继续走下去。

简析早泄的护理方式有那些
合肥治疗羊羔疯的医院
合肥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