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武道巅峰之重生第五章临近比武的准备

2020-01-19 18:55: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巅峰之重生 第五章 临近比武的准备

看到三人落荒而逃,梓涵惊讶地掩住自己的樱桃小嘴,空灵的眼中泛起奇异的光彩,显然是不敢相信一向被称作废物的云枫会如此厉害。

可是当她听到云翼后面说的恐吓话语后,脸色就黯淡了下去。

云枫回过神来后,才关心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梓涵突然控制不了情绪,梨花带雨道:“我的母亲突然患了重病,大夫说需要用到一品灵药天心草才能痊愈,可是我们家却没有那么多灵石,只好用余下的灵石去买别的灵药暂时缓解病情。就在刚才,云翼他们三个人想抢走我的灵石。”

“怎么会!我听他们刚才说的话,他们分明就知道你母亲患了重病,为什么他们还要抢,所有的人不都是云家的人吗?”云枫突然觉得不可思议。

梓涵惨白的脸上露出苦笑,道:“因为我们是对立派的人,在这个云家之中分为对立派跟外来派,两个派别明争暗斗,互不相容。外来派根本就不会理会我们对立派的死活。”

云枫想不到事情原来是那么复杂,自己也想不明白,道:“先不要说那么多了,你的母亲病了,我这里有些魂石,你先拿去吧!”他拿出五颗灵石给梓涵。

梓涵黯然道:“谢谢你的心意,云枫哥哥。只是一品灵药的价格实在是太昂贵……”

“咦!”梓涵惊奇地发现这几颗灵石散发出来的魂力非常之强,而且颜色也鲜艳很多,“难道这是中阶灵石!”她再一次被吓到了,“怎么会?一颗中阶灵石可是能换一百下阶灵石。”

她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云枫,弱弱地问:“云枫哥哥,这些是你偷来的吗?”也难怪梓涵这么想,因为很难明白云枫会有中阶灵石这种珍贵的东西。

“怎么会!”云枫斩钉截铁地说,被自己在乎的人误会心里就堵得慌。

随后他才吞吞吐吐地说,“这是一个很怪的老人给我的,他说我的体质很怪,要我给他研究,所以就给钱补偿我。”云枫不想自己的秘密给其他人知道,就临时编了一个借口。

对了,云枫哥哥竟然连中阶武者的的云翼都能打败,难道云枫哥哥已经到达初阶武魂了吗?”梓涵美眸中充满惊喜的眼神。

“没有!”云枫摸了摸后脑勺,道:“我只是到达了高阶武者而已。这个都是那个老人的功劳。先别说那么多了,先拿这些去买灵药吧。”

“可是这么贵重的……”梓涵看着云枫手中的中阶灵石,脸上露出犹豫的脸色,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

云枫捉住她的娇嫩小手,把灵石塞到她的手中,对她露出真挚的笑容。梓涵擦干眼泪,脸色稍微红润了一点,也露出迷人的笑容。

随后,以防意外,云枫陪她买完草药护送她回家,中途也了解到很多事情。

不知多少年前,云家这个家族曾经被人在一夜之间灭族,而这个灭掉云家的很有可能是云家在天星镇的死对头刘家。因为有人曾经看到就刘家的一个人当晚曾经在云家出现过。

其实在天星镇的云家只是流云国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云家的一个分支。在分支被人灭掉之后,主家就重新把其他地方的云家人迁徙到天星镇,这些人在天星镇落地生根,逐渐形成现在的外来派。

在惨剧发生前,那些因为事务离开云家而避过一劫的人又回到云家,这些人对外来派的专横独行看不过眼,专门与外来派作对,后来逐渐发展壮大,被外来派称作对立派。

在听完这些之后,云枫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云家的分支不是被那个叫灵秀的人灭掉的吗?是他在信中亲口承认的,这与刘家有什么关系……云家的事真是错综复杂!”

虽然他并不关心云家的事,同时也不太承认自己是云家的人,可是他的心中还是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很怀疑那个叫灵秀的女子能够以一己之力灭掉整个家族,可是当他把那本剑谱看完的时候,他就惊叹于那本书的神奇。

就拿他现在能够施展的紫雷剑五式来说,这五式一式比一式厉害,玄妙。仅仅是第一式就能够以高阶武者轻松打败同等级对手至于越阶也不是不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让云翼这个家伙毫无还手之力。更不用说后面的几式。

至于在最后的一个剑阵,他看过之后更是不敢想那样的剑阵会强到哪个地步。

看来有机会要搞清楚这件事情。

夜晚,木屋中。

云枫把剑谱上的内容再温习一遍之后,就把书扔在火堆之上,任由火焰吞噬这本在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本书。

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飘忽的视线发现了点奇怪的事:这本书有些部分竟然烧不着!

他匆忙把书剩下的部分从火堆中弄出来,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一份奇怪的地图。

地图之上画着一个类圆的轮廓,上面标记着十五个点,其中五个点的颜色是不一样的。地图薄如蝉翼,是用很特殊的材料做成。难怪云枫之前根本就不能发现。

这张地图竟然是藏在书中,这肯定与什么秘密有关。他想到。

在研究了很久之后,他终于发现,这张地图根本就不是他能够看懂的!

上面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根本就没法看!

再坚持一会后,他气愤地把地图收回,心想该如何准备族中比试,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

虽然他能够打赢中阶武者者,可是他收到消息,云华这个家伙很早以前就是高阶武者,恐怕现在的实力已经更强,以自己刚刚进入高阶武者者的实力,要胜利可能非常之悬,而且云翼一看就是个欺善怕恶的东西,打败他根本就不算什么。

必须再加把劲!

他再一次盘腿而坐,感应到天地间的魂力,引导魂力冲击体内还在淤塞的经脉,左手的黑色戒指再次输送一股股强烈的灵力进身体。

在突破到高阶武者之后,云枫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一个清晰的脉络正在逐步呈现。此时灵力正沿着这个庞大复杂的络来回流动,仿佛跟血液一般,可是身体中还有一些地方的经脉并没有打通,灵力正在不断冲击这些晦暗的地方。

停留在高阶武者一段时间后,云枫决定这一次就是突破的时候。他竭尽自己的全力吸纳天地间的灵力,双手都拿着一手的中阶灵石给他输送灵力,再加上黑色戒指强大地供应灵力,要说以前的灵力就像大海的海浪的话,现在合起来的灵力就像是海啸的到来!

这强大的灵力冲击力简直就是要冲破云枫的身体,要不是之前他的经脉根基在黑色戒指的帮助之下变得异常地稳固,恐怕早已经爆体而亡。

灵力海啸一往无前地通向身体各处,就算是淤塞的地方也不能阻碍它分毫,磅礴的力量把所有的障碍摧毁,一个完整的经脉络至此完全呈现出来!

全身的脉络都已经打通!

高阶武者!

还不够!

灵力海啸的势头还没有减弱,云枫还要更进一步!

脉络被灵力来回地冲刷,就像被火烧一般,他整个人就像置身于火炉之中,浑身炽热。

脉络似乎变得强韧,不断在改变,云枫全身的气息都在攀升,可是脉络好像又有随时断裂的趋势。

……

云家分家的一剑建筑中

云翼哭丧着脸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道:“哥哥,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这个年轻人长得也算俊朗,只是长着一双阴翳的眼睛,看起来就知道不是好惹的家伙。他听完云翼的话后,脸色就有点不耐烦了。

“云枫那个家伙把我打了一顿,还把我的下级灵器流光剑抢走了!哥哥!你一定要帮我!”云翼的话语中充满着怨毒的眼神,显然是对云枫恨之入骨,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收到这样的屈辱。

那个叫云华的年轻人讥笑道:“连那样的废物都打不过,你这种废物不要对别人说你是我的弟弟,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

云翼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哥哥。那个废物云枫已经修炼到高阶武者了,而且他使的还是紫雷剑!而且他使的紫雷剑跟哥哥的很不同,好像特别快!”

“什么!”

“难道比我的剑还要快吗?!”云华厉声问道。

“没有……没有!”云翼连忙挥手否定道,他可不敢忤逆他的哥哥,道,“他的剑可没有哥哥的快,只是云枫好像跟梓涵很要好的样子,恐怕……”

“什么?!”云华突然暴怒起来,脸部都有点扭曲。

他攥紧拳头,突然狠道:“云枫!我一定要废掉你!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饶!”

云翼看到云华的反应,心中一喜。他知道他的哥哥云华一直把梓涵当做自己的物品,根本就不容许别人指染。云枫与梓涵的关系正好能他实现他的目的。

他彷佛能看到云枫那无比痛苦的下场,一想就阴笑连连。

北京军海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鄱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治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厦门癫痫病权威医生
甘肃重点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