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四百九十七章我怕你一个人睡不着

2019-09-13 19:59: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四百九十七章我怕你一个人睡不着

一夜之间,突然覆灭,整个国度被风沙掩埋......假如所谓的翠蓝帝国不是在永生大陆而是在符文之地的话,他恐怕还真会以为翠蓝是恕瑞玛的古恕瑞玛语发音。

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翠蓝帝国与恕瑞玛帝国绝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文明。

张潮曾经在铸星龙王的记忆中见识过恕瑞玛帝国的辉煌,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文明发展方向,都与传说中的翠蓝帝国大相径庭。

按照卷宗中所讲,翠兰帝国的发展模式分明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攀科技树的模式,虽然也注重个人力量,但是超凡力量远不如符文之地的发达。

这或许是因为永生大陆并非铸星龙王所创造的缘故,两个世界的许多法则都有着看似细微但是实际却是迥然不同的差别。

而恕瑞玛帝国也致力于挖掘太阳的力量,建造太阳圆盘以制造飞升者,科技树完全歪了,几乎已经可以彻底归类于魔法文明了,这一点比起后世的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还要来得更严重些。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吗?”

张潮一边翻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沓文件,一边沉思着。

从文件的厚度与详实程度上来看,当年幽洛和右翼护卫皓月在办这个案子的时候应当是废了不少心的,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们也没能察觉出什么蛛丝马迹吗?

张潮有些疑惑地揉了揉太阳穴,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他仍然没有一丝困意。

炙心把文件放下来就又走了,应当是军中还有要务,自从炙心从圣剑军团被繁星调到左翼护卫军之后,她就变得越发忙碌了,这也是张潮自己不愿意前往左右翼护卫军,而是打算加入驻深渊猎魔军团的原因。

其实他现在已经不太合适和炙心同居了,因为虽然他现在才十岁,但是身体发育基本上已经很成熟了,能干的事绝对是没问题的,再呆下去,他觉得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但是炙心抱着他睡都已经习惯了,他也已经习惯了和炙心睡在一起了,毕竟那可是整整十年的时间。

张潮现在甚至都有些怀疑,没了炙心的怀抱,他以后究竟还能不能睡着了。

他叹了一口气,自己接了一杯热茶润了润喉咙,虽然对食物没有任何需求了,但是家里还是常备着热水和一些饮料的。

又随意翻阅了两页文件,他看了看时间,然后站了起来沏了一壶热茶。

永生大陆的茶与地球上的茶当然不是一回事,那是天使对一种高浓度的圣光能量结合体的称呼,作用等同于茶,泡水服用,能够补充一个成年天使一天活动所消耗的能量,而且味道还非常不错。

这也是在伊特鲁尼亚,张潮他们之所以会对伊特鲁尼亚人祭祀的圣光洁净嗤之以鼻了,与这种喝起来醇香,嚼起来嘎嘣脆的茶相比,那些他们当作是宝贝的结晶顶多也就相当于粗劣的黑面包而已。

“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张潮皱了皱眉,时钟已经走过了每天炙心回来的时间,这对于每天生活极度富有规律甚至可以说是刻板的炙心而言,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

又等待了几分钟,这次张潮甚至连看文件的心思都没有了,尝试与炙心连线无果后,豁然间站起身就想向外走去。

此时外面正下着大雨,四周雷蛇狂舞,大审判圣城虽然没有四季之分,但是正常降水还是没问题的。

他站在门口,焦虑地望着四周,他有些犹豫,一方面他担心炙心回来发现家里没人,另一方面又是不知道炙心究竟在哪,根本无从去找。

而他的通讯频道由于权限还没到位,仍然是最低层次的那种,此时被大雨覆盖,根本无法使用了。

“妈蛋,低权限就是这点不好,天使的民用设备与军用设备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惊疑的叫声,连忙看了过去。

“张潮,终于找到你了,大晚上的我都看不清路了。”

来的是澈,那个有一对小虎牙,笑起来萌萌哒的天使妹子。

“澈姐姐,你怎么来了?”张潮连忙让开门,让她进来,澈也算是新生天使,实力比跟他一块做任务的那些天使们还要弱一些,倒不是她天赋不好,而是她脑子实在太笨,又懒,才落得现在奔三的人了还没结业呢。

“张潮你等炙心呢吧。”澈拧了拧湿漉漉的头发,天使不会感冒,所以如果是雨,淋不淋都是无妨的事情。

张潮点了点头:“往常她这个时候早就回来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我权限还是民用

,这鬼天气也联系不上她。”

澈笑眯眯地从桌上端起茶壶,顺着壶嘴往嘴里灌了两口水,才道:“刚才阑珊姐跟我说,炙心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回来了,她有任务要做,现在应当是已经离开了圣城,”

张潮皱紧了眉毛:“这么着急吗……她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任务难度大吗?”

澈愣了愣,仔细想了想才道:“好像是关于人间的事,没有涉及深渊,难度肯定不会太高。”

张潮松了一口气:“谢谢澈姐姐了,这么晚了还劳烦你跑一趟。”

澈拍了拍湿答答贴在胸口上的胸甲,撩开被雨淋湿的头发,很潇洒道:“小意思,咱俩谁跟谁啊!”

张潮微微有些无语,问道:“为什么不把雨擦干了,很简单的小技巧你不会还没学会吧?”

说着他就要伸手给她烘干,结果就听到澈得意洋洋道:“前段日子看到剧院拍的什么“湿身的诱惑”,我学了学打算试试看看好不好使。”

张潮愣住了,嘴角抽了抽,满头黑线道:“结果呢?”

澈小嘴一撇,失望极了:“什么嘛,根本就不好使,我看你一点都没兽性大发的征兆。”

张潮揉了揉太阳穴,认真道:“一分钟之内从我的眼前消失,否则我可能忍不住想要揍你。”

澈嗷一嗓子吓得声音都颤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打我,我这就走!”

说着,湿漉漉的翅膀唰得就张开了,甩了张潮一脸的水,向着门外就是狂奔而去。

张潮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无语地释放了个小法术,把水渍给蒸腾干净了。

澈这个小蹦豆其实发育得很晚,二十岁的时候还跟个熊孩子似的,那个时候精神旺盛的澈可没少去撩拨张潮,结果……结果自然被毫无怜香惜玉概念的小屁孩状态下的张潮一顿狠揍。

或许被打的次数多了,澈都有阴影了,只要张潮说要揍她,绝对是分分钟有多远滚多远的那种。

得知炙心去向的张潮心情稍稍放松了些,他把桌上的文件合上了,然后咕噜噜把剩下的茶都喝了个干干净净,就要上床睡觉。

不过想了想,张潮还是又沏了一壶,尽管明知道今天晚上她回不来了,但是他的心底仍然存有了一丝侥幸......与其说是侥幸,不如说是期望吧。

“唉~睡觉咯。”

他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蜷缩在了软绵绵的床上,只是习惯性的动作却并没有感受到习惯性的温暖,他的脸上升起了一丝茫然,然后叹了一口气。

“做惯了熊孩子,仿佛还真成了孩子啊……”

他随即闭上了眼睛,他现在不是超凡了,精神自然不会再向以前那样足,在下界跟魔龙之间的战斗虽然只是他人生中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的小插曲,但花费的心神却一点也不小。

毕竟,他不仅要完成任务,还要像照顾孩子那样看护一群叽叽喳喳的新兵,着实心累得厉害。

但就算是这样,张潮仍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的太阳穴突突地一跳一跳,头痛欲裂,这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一直到了后半夜,张潮才迷迷糊糊陷入了半睡不醒的浅睡眠状态。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响,于是他睁开眼就看到浑身湿漉漉的炙心正在提着茶壶喝水。

看到张潮醒了过来,炙心有些不好意思,羞赧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张潮迷迷糊糊问了句:“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炙心笑了笑:“我怕你一个人睡觉会害怕,就赶回来了。”

张潮“哦”了一声,突然说道:“你其实不用那么着急回来,人间往来一趟也不容易,着急回来挺累的,还不如在下面看看人间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炙心语气微微顿了顿,低声道:“我不是怕你一个人睡不着吗......”

张潮微微愣了愣,心底涌出了一丝暖流,他嘴硬道:“那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孩子了。”

炙心笑了笑:“那其实是我一个人睡不着,满意了吗?”

张潮点了点头:“满意了。”

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抱抱的姿势,炙心立刻便烘干了身上的水渍,爬上了床把他抱入了怀中。

很快,床上便响起了两个人匀称的呼吸声。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消化不好
宝宝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宝宝半夜发烧
宝宝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