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道丹尊 第106章 质疑

2019-10-12 21:23: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道丹尊 第106章 质疑

原刚苦苦求饶,可这种小人物又有谁会放在心上最终,他只能黯然离去。

店里的其他员工也是拍手称快,这个原刚小人得志,前段时间简直嚣张得没边,如今遭到这样的下场实是活该

小樱看着凌寒在付元胜、诸禾心等人的陪同下消失在拐角处,不由地目露痴迷之色。

她还是个年轻姑娘,自然不缺乏浪漫的幻想,只是她也知道自己与凌寒的身份差得太多

,也只是幻想一下而已,心中充满了感激,因为她可是得了付元胜的开口,在这个天药阁的地位将无比稳固。

于凌寒而言,这只是举手之劳,当他来到付元胜的书房后便已经将之前的事情忘得干净。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开口向付元胜“借”起了药材来。

付元胜当然又是摆手又是点头,摆手当然不是拒绝凌寒的要求,而是要把药材送给凌寒。

开玩笑了,这位可是丹道大师,能为凌寒提供药材乃是他的荣耀,还需要还

凌寒也没客气,道:“这样吧,我就在这里炼丹,你们可以看下我的手法。”他打算演绎一套炼丹的手印,这远远比不上“三火引”,但对于付元胜三人来说却是珍贵无比。

“好好好,不过还请寒少稍待,容老夫再去叫些人过来一起观摩,不知可否”付元胜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让更多的丹师一起观摩,共同提升。再说了,人越多,就越是可能将凌寒的那套手法记得清楚,之后互相印证,也不容易忘记。

诸禾心和张未山则是立刻露出了惭愧之色,看向付元胜的目光充满了尊敬,因为刚才他们只是想到了自己,压根儿没考虑到别人。

不愧是大师,果然心怀广大。

凌寒笑了笑,道:“可以,不过人数不宜超过十人。”

“老夫明白。”付元胜连忙告辞离去,而凌寒则和诸禾心、张未山聊了起来,戚瞻台在一边插不上嘴,显得很是无聊,和虎妞大眼瞪小眼。

她看着虎妞可爱,就想去抱,可虎妞乃是生人勿近,立刻呲着小白牙,露出戒备之色。

“你要不想被咬的话,还是把手收回去的好。”凌寒的余光扫到,向戚瞻台说道。

“我可是聚元二层,她能咬到我”戚瞻台不信这个邪,反倒加速伸手。

虎妞大怒,猛地一爪复又一咬,动作奇快。

“啊”戚瞻台连忙收手,可白嫩嫩的小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牙印,痛得她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凌寒将虎妞抱了起来,免得她趁胜追击,笑道:“连我都中过招,你这聚元二层还真是不算怎么样。”他转过头来对虎妞道,“这是朋友,不要再咬她了。”

虎妞搂着凌寒的脖子,歪着脑袋看着戚瞻台,眼神依然凶厉。

诸禾心和张未山不免问起了虎妞的来历,得知之后,不由地啧啧称奇,也为小姑娘感到幸运,落入虎穴居然还能活着长到这么大。

说话之间,付元胜也带着七名年龄各异的人过来,年纪最长的已经有七十来岁,最年轻的也有四十来岁,每个人的胸口都挂着银色的徽章,少则一枚,多则两枚不是玄级下品就是玄级中品丹师。

“这位就是寒少,等下我们便会观摩寒少炼丹。”付元胜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七人都是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是谁玄级丹师啊,在雨国都可说是超级大人物,地位崇高。说到炼丹,自然只有他们指点别人的份,哪需要观摩别人炼丹

如果换成是付元胜又或者是吴松林还差不多,做为雨国仅有的两名玄级上品丹师,他们自然赢得了所有丹师的尊重。

可现在居然要他们看一个少年炼丹,这让他们如何接受

丹师因为其稀缺和重要的特殊性,导致这个行业中的所有人都是非常自傲,而且越是品阶高就越是目空一切。当即就有几个丹师露出了羞怒之色,只是碍于付元胜的地位而没有发作。

其中那四十来岁的丹师却是没有忍住,道:“阁主大人,你是在开玩笑吗,居然要让我们看一个小家伙炼丹”他还有句话憋在嘴里没有说出来这小子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要出动我们这么多人来指点他

付元胜顿显怒容,在他看来,能够观摩凌寒炼丹那是天大的机缘,一般情况下哪位丹师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炼丹更何况凌寒还说了要演示一套炼丹的手法

若非他一心想要发展雨国的丹道,又何必将其他人叫过来

“何林,向寒少道歉”他立刻沉声说道。

“什么”那名被叫做何林的丹师眉毛一挑,显得不可思议之极,“我可是玄级下品丹师,地位何等尊崇,竟要向一个少年道歉阁主大人,你这是公报私仇吗”

“放肆”诸禾心立刻喝道,怒目圆睁,显得愤怒之极。

凌寒、付元胜都是他极尊敬的人。

“哈哈哈哈”何林大笑,脸上并没有什么敬畏之色,只是冷哼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他确实不怕付元胜,因为他父亲何落云同样是玄级上品丹师当年何落云与付元胜便是竞争者,比丹道、比武术,甚至两人还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结果却是何落云胜出。而现在何落云已经一只脚跨进了地级丹师之中,很快就能碾压付元胜。

因此,他自然认为付元胜是在故意打压自己斗不过老子,就在儿子身上寻找优越感,真是太丢人了

付元胜气得浑身发抖,他一番好心居然遭到这样的回报。

“滚出去”凌寒指着门口,向何林冷然说道。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与我说话”何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勃然大怒。

“嗯”诸禾心和张未山同时横身挡了出来,对着何林怒目而视。

“两条不识时务的狗”何林冷冷哼了一声,“就算你们不赶我,我也打算离开了,居然要看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炼丹,我呸”

“哈、哈、哈”他大笑三声,扬长而去。~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

惠州性病医院
四平治疗阴道炎费用
枣庄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惠州性病医院费用
四平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