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北京灯具市场进入后价格战时期北京灯具市场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20:1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演出市场“病”在那儿

根据北京中演营销公司的不完全统计,2004年,北京和上海的演出收入(不含旅游演出,下同)均约为5亿元;2005年,北京则下滑到2亿元以下,而上海上升到约为6亿元;2006年,依前3个月的统计数据,北京全年的演出收入可能在1.56亿元左右,而上海将可能到达7亿元。

北京演出票房下滑趋势相反,演出机构数量却在大幅增加,仅票务公司就由2004年的20多家发展到现在的40多家。有人说,北京的演出市场“病”得不轻,可病根在那儿呢?

“没有踏进这个市场之前,我把它想得很美好,但没料到北京演出市场是一湾很深的浑水。”这是一个从影视圈儿转战到演出的公司老总的感慨。曾参与过“超女”运作的他,面对演出也迷茫了。惊讶的不是他的“迷茫”,而是他作为一个新生力量对时下演出市场的评价:“深”和“浑”。面对这一不尽如人意的演出市场,试图通过采访和业内的统计数据来探究问题的本源。

疑似病症之一:演出环境被恶化

据北京演出行业协会提供的2005年度北京演出场次统计分析显示,去年全年演出的平均票价为300元左右,最高票价在1000元以上的演出仍然很多,一般都是从国外引进的高水准的交响乐、芭蕾舞、歌舞等艺术团,和我国港台明星的大型演唱会和内地大制作的演出。这些高水准大制作的演出对观众最具吸引力,但“离谱”的高价票,不由让观众认为演出商是暴利的获得者。

但是,大多数演出商却对时下“赔多赚少”的局面叫苦连天。演出商们说,外界一提到高票价就把矛头直指演出商,这很不公平。与演出有关的许多方面是“旱涝保收”,而演出商常常承当巨大风险。从演出商内部环境来看,“不正式签约都不敢在公司里透露任何消息”,其缘由常是怕恶性竞争,有时无奈之下以代号来命名某一演出。

“坐着飞机到美国去‘戗行’!”北京嘉华丽音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健愤怒地说:一些人可以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据了解,北京的涉外演出经营公司目前有170多家,加上下属演出商有几百家,致使“一个演出项目进来,多家公司争抢”的局面屡屡产生。有人计算过,在欧洲卖演出项目和到中国后卖演出项目,二者之间的价格能相差10倍。这种高价位争得的项目,不可能不靠高票价来支持。

从演出商面临的外部环境来看,高额的场租、宣扬费、赠票、票务代理费以及有关部门的乱收费已让他们喘不过气来。杨健用“欲哭无泪”形容了演出商的普遍处境。他说,常常有演出经纪公司故意报高价而不给尾款,事后溜之大吉。北京巨龙文化公司总经理刘忠奎说,在“北京演出市场一年不如一年”的状态下,曾一起摸爬滚打的老面孔已愈来愈少,赚钱的演出公司愈来愈少,大量演出公司已经出局或正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要钱的,索票的,不择手段戗行的,不讲信义毁约的,被淘汰的演出商常常是栽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北京某文化交流中心李女士说。

疑似病症之2:把剧场当作摇钱树

场租太高一直屡遭批评。剧院场租到底有多高?了解到:北京某个1000多座的剧院,今年的场租已经从两年前的每场4万元涨至6万元,以可供演出商卖票的1100坐位计,即使全部卖完,平均每张票需要均摊的场租为54元,这还只是当天装台当天演出的价格,如果提早装台,均摊的费用将更高;若演出商考虑到赠票、出票率,以卖出7成计算,每张票需要均摊的场租本钱将增加至77元,如果再加上其他开支,票价能低吗?

两年的时间,从4万元到6万元,这还不是最高的涨幅,日前有演出商泄漏说“某场馆的装台费今年就增加了2万元”。而今年开始,北京的6个大型场馆维修关闭,据说各大剧场的场租仍有增加的趋势。一位剧院的总经理说,由于2004年的演出市场出现了少有的井喷盛况,这两年的指标一直在增长,他们今年的“承包费”达到500多万元。

“指标”的重压之下,场租不可避免地提高;场租增涨,票价肯定提高;票价1高,消费者不买账;于是演出出现亏损,演出公司逐步被淘汰,剧院利用率降低,为了生存剧院只好再提高场租,一个恶性循环从此形成。从业16年的世纪剧院总经理肖利君说,背着经济指标,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单靠自己经营剧院,“生存难,运营难,要想赚钱难上加难”。

疑似病症之三:演出季扰乱市场

“我实在不明白,组织这么多演出季的目的是什么?”杨健谈到北京演出市场上的各种演出季时表示“很不理解”:演出市场是否是非得要办演出季才算得上繁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集中几十场、上百场的演出会有市场吗?他表示,近年来,凡是1遇到演出季,商业演出肯定“死亡”,这样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不利于演出市场发展。

普遍低于市场价、强行占据黄金档、为烘托气势而高价引进涉外演出、大量占用媒体报道版面等现象,成为演出市场几近众口一词的诟病。北京金展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关关说,在演出季里,不乏粗制滥造的节目,但只要1“入季”,这些节目就能摇身变成了“好节目”。一些档期在演出季却没有“入季”的演出,想得到媒体一视同仁的宣传报道和好的版面,是“相当的困难”。

疑似病症之4:要钱、索票风盛行

“凭甚么他们(公安部门)拿着国家的工资,还要收取每场10万元左右的治安费?”某演出商说,拿完治安费还要拿走上百上千张门票,而且这些所谓的治安工作票不少卖到了“黄牛”手中,严重影响演出的门票销售工作。更有甚者,在有些演出中,将治安费分别按公安和保安收取,结果在分配上“公安拿大头、保安拿小头”。

该演出商说,一场演唱会中类似分门别类的费用高达9项之多。某剧院负责人说,一个1400多个座的演出,光给剧场方面打、批条子拿走的赠票达100多张。

虽然去年9月出台的新《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明令制止索票行为,但演出商和剧院的老板们表示,自己处于弱势地位,依然不敢怠慢任何一方“尊神”。

脉络舒通丸功效
小孩感冒发热几天能好
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淤血
解决鼻窦炎吃什么药的问题
泻药治便秘的危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