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萌妻难驯 第十八章 求放过

2019-10-12 23:0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十八章 求放过

权慕天冷冽的目光扫来,林聪不敢卖关子,继续説道。

“他们入侵了会所的监控系统,进入地库,破坏了玛莎拉蒂的刹车系统。但幸运的是,回来的时候少奶奶坐的是您的车。”

“安保部门的人怎么説?”忍着怒气,他追问道。

“从黑客入侵到那些人离开,只用了三分钟

。安保部门的人説,他们用了数据远程转换,无法查到确切的ip地址。”

少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林聪心跳漏了一拍,觉得手脚发僵。

“我本来以为通过追踪会员资料,可以查到那些人的底细。可是,他们的身份识别是伪造的。他们对您和少奶奶的行踪了如指掌,之前有两拨人跟踪少奶奶,应该是其中一帮人做的。”

“这件事到此为止。”

昨天的事他知道是谁做的,再查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他不是警察,不需要证据,有嫌疑就足够了。

林聪懵了,“少爷,不需要继续追查跟踪的人吗?他们这次没得手,就会有下一次……”

“听不见我説的话吗?”

一道冷箭丢过来,林聪有种被一剑穿堂的感觉,每一个关节都是冷的。

跟了少爷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充满杀意的眼神。

难道他已经猜到是谁做的?

谁都知道少爷深不可测,沉稳内敛,具有洞察一切的能力。

不然,他年纪轻轻不会把权氏继承人的位子做得这么稳。无论几个舅老爷这么折腾,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

自从少爷接手权氏,与海都其他四家家族相比,权氏这艘大船一直固若金汤。

单单这一diǎn,不知多少商界前辈都要甘拜下风。

“让你查的那几个事务所,有结果吗?”看到他木讷的神情,权慕天一皱眉,冷冷问道。

“这几个事务所都与sc基金有业务上的往来。几个月前,sc基金接了一个上千亿的大项目,据説是为某国政府建立扶贫基金。”

递上文件,林聪説的十分谨慎。

“但从上报的账目来看,他们在谎报亏损,骗取某国继续注入资本。而那些钱通过这几家事务所从不同的渠道、以各种名目转走,最后汇到这些人手上。”

翻到最后一页,看到收款人的名字,权慕天眼中掠过一重彻骨的寒意。

陆雪漫攥着这些人的把柄,她不死,这些人怎么睡得着?

“告诉欧阳川,我请他出海。”

“是。”

路过花园的时候,林聪看到玫瑰和郁金香倒了一地。花园里中的都是珍稀品种,怎么给拔了呢?

“少爷,听园丁説您要在花园里种观赏树木?”

“这跟你有关系吗?”一挑眉,他的眸光冷的吓人。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一阵恶寒,林聪森森抖了一下,连忙摇头。

你这张臭嘴,永远这么欠抽!

“弄一台医用的3d打印机,再让工程部出一个实验室的设计图。”

看着屏幕上满手泥巴的xiǎo女人,权慕天眉心收紧,深邃的眸光越发深沉。

“是。”

实验室?建在哪儿?给谁用?

顺着少爷的目光望去,没等林聪看清楚,他就不耐烦的抬起眼帘,俊美的脸上挂了一层霜,冰冷的气息慢慢散开。

“我这就去办,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暗暗吐了吐舌头,林聪知趣的走了。

随意的挽起头发,用铅笔别住,陆雪漫塑好模具,把陶泥灌进去,根据图片的形状,一diǎndiǎn打磨。

她并不知道,男人正目不转睛看着她。

“我説文一佳,幸亏我这儿工具、材料齐全,不然的话,你就找个墙角蹲着哭去吧。”循环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她一脸自信。

“你是最最专业的好吗?改天,我请你吃饭。”

“我这个人,没那么贪心。把我看上的人体骨骼模型买下来就行。”

里传来文一佳的惨叫,“那可是我xiǎo半年的工资啊!”

“我是无所谓哦。可上头等得了吗?xiǎo半年的工资换一个铁饭碗,多划算呢!还犹豫什么?”挑挑眉,她阴险的笑了。

“谁让你婚了呢!就当我送你的结婚礼物。”

“还挺会安慰自己。”

翻看验尸报告,某女发现了端倪,“根据尸体的腐烂程度,为什么只有脑袋里的东西不见了呢?”

“对呀,为什么呢?”

“文一佳,你是验尸官,我在问你!”

热恋中的女人真心智商低,脑袋跟摆设没两样!

“漫漫,你太厉害了,一下子就发现问题了。你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为什么凶手会对她的脑袋感兴趣呢?”

“你能把工资和奖金都给我吗?”

额头飘过三道黑线,陆雪漫鄙视的问道。

“当然不能!”

“你知道不能,还不赶紧去做功课?把什么都推给我,你以后怎么办?知不知道我已经不是警察了,不可能一直帮你!”

闺蜜出身司法世家,可她不具备法医的敏感,系主任几次想劝她转系,都碍于她爸的面子,没説出口。

但自从她们成了闺蜜,文一佳就再也不担心会考试不及格了。

明白陆雪漫替自己担心,她xiǎo声説道,“漫漫,要不我让我爸跟领导説説,你回来上班吧。你不在,我心里慌慌的。”

“我説着玩儿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不在,那不是还有我师父嘛!”

她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笑着改了口。

就算文一佳当不成法医,还可以靠着家里的关系转成文职。

可自己不一样,除了好好干,她没有任何退路。

现在饭碗丢了,却被一个帅的惊天动地的男人拖走,她一定走了狗屎运!

“我把发现的几个疑diǎn传给你,你再分析一下。”

收了线,陆雪漫关掉音乐,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一寸寸摸过陶泥的头骨碎片。

她神情专注,xiǎo心翼翼的捧着陶片,仿佛在进行神圣的仪式。

屏幕上的景象锁住了男人的目光。

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权慕天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她散发着宁静安然的气息,让人着迷,甚至会跟着她平静下来。

两个xiǎo时过去,她拔掉脑后的铅笔,乌黑油亮的头发瀑布般倾泻而下。

然而,她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随性的动作带给男人怎样的震撼。

拿出速写本,她迅速画出了一个女人的脸。

拨通闺蜜的,她甩甩头发,説的干脆,“文一佳,现在我把被害人的素描图像给你发过去。你在数据库里搜索一下,看有没有这个人的资料。”

“只查失踪人口吗?”

看了看时钟,文一佳震惊了。

太快了有木有?她摸骨的功力又精进了。

“根据被害人头dǐng的切口判断,我怀疑她是在死后被人掏空了脑袋,所以你最好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尸体失窃。把医院的死亡名单和火葬场的火化名单对比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漫漫,你一定是福尔摩斯转世!”两眼放光,文一佳高兴的跳了起来。

无名女尸案让整个重案组一筹莫展。

由于性质恶劣,上头限期破案。

本以为吃定领导一顿雷,没想到,她只用了两个xiǎo时就找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失去这么一个骨干,绝对是天大的损失!

“你到底是不是亲闺蜜?我是直的,可你一句话就把我掰弯了。”哼了一声,陆雪漫故意误解她的意思。

“开个玩笑嘛!你可是海都男神的女人,谁敢説你是弯的,我就把他泡进福尔马林!”

文一佳看上去很腼腆,可混熟了就知道,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婆子。

平时惜字如金,可跟闺蜜説不了两句,会自动开启贫嘴模式,话唠指数一路狂飙,爆表是常有的事儿。

“好了好了,赶紧干活,我去把头像做出来。”嘴角抽了又抽,某女脑后飘过一滴冷汗。

神马男神的女人?

男神是男神,她是女人,可他俩连不到一起。

等陶泥干透,打磨完工,她一抬头,才发现天黑了。

花擦,七diǎn了!快饿死了有木有?

“xiǎo妹妹,等你到了阴曹地府,记得谢谢我。要是没有我,谁会对你的死感兴趣?”望着杰作,她一脸得意。

到了饭diǎn儿也不见女人喊饿,权慕天走进书房,看到形态各异的骨架,不由一愣。

“陆雪漫,这是什么东西?”

“别动……抬脚,抬脚,千万别踩下去……”

一个箭步冲过来,她xiǎo心翼翼把骷髅头捧起来,疼爱的摸了又摸。

“大叔,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非洲野蛮人的头骨,是真人的脑壳哦。这么宝贝的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

阴沉了脸色,男人满脸黑线,嘴角抽动,濒临暴怒的边缘。

“你叫我什么?”

“大叔,你放过我好不啦?明天开始……从明天开始我一定改。如果我再叫错,你再罚……”

骷髅头差diǎn儿脱手,她急忙接住抱进怀里,默默后退了几步,吓得直翻白眼。

惩罚x3等于什么?

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

“你叫我什么?”

他问的咬牙切齿,陆雪漫觉得这个男人要吃了她。

今天不算好不好?大叔,我真的错了,再也不敢了……呜呜呜……你比你妈还恐怖!

朝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陇南治疗睾丸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朝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陇南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